当前位置: > 亚美am8国际官网 >
1987年以来从来没有打过广告这个品牌却能风靡日本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2-11-01 [浏览量:2]
摘要:在北京东五环,一家叫亚美日化的工厂,有着鲜为人知的故事——这是如今北京五环内唯一的化妆品制造工厂,跟家喻户晓的“大宝”曾经是兄弟企业。更传奇的是,亚美日化60%职工是残障人士,生产出的“迷奇”品牌产品却一度风靡日本。 上世纪90年代,迷奇三分之

  在北京东五环,一家叫亚美日化的工厂,有着鲜为人知的故事——这是如今北京五环内唯一的化妆品制造工厂,跟家喻户晓的“大宝”曾经是兄弟企业。更传奇的是,亚美日化60%职工是残障人士,生产出的“迷奇”品牌产品却一度风靡日本。

  上世纪90年代,迷奇三分之二的销量来自国外,最大的日本市场占到一半。2003年,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切断了迷奇的国外销路,迷奇不得不专注国内市场,如今天猫旗舰店承载了迷奇90%的销售。

  作为一家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北京市民政局下属的福利企业,亚美日化的首要任务是保障残障职工就业,收入大都拿来给职工发工资,虽然宣发投入很小,但仅通过产品打下的口碑,迷奇天猫旗舰店也积累了83万粉丝。

  但失去国际市场,始终让迷奇遗憾。今年,亚美日化正式入驻阿里巴巴国际站,想再一次让迷奇走出国门。得知迷奇回归国际市场的消息后,有日本经销商告诉亚美日化,千万不要改变1987年的老包装,因为当年的迷奇依然是很多日本消费者心中的汉方护肤的代表,承载着一代人的迷奇记忆。

  上世纪80年代,北京市委社会工委北京市民政局下属的多家化妆品类企业曾风靡一时。1985年,生产粉刺露、皮肤增白露、四肢脱毛露的北京市三露厂率先走红,此后又有了更火的“大宝”。1986年,中国人民总医院(301医院)研制出了“美容蜜”配方。次年,亚美日化在北京市三露厂的指导下,注入人力、技术和设备迷奇高级神奇美容蜜应运而生,也跟上了兄弟企业步伐,打造出“爆款”。

  这款产品在国内拿下很多奖项,还在1989年荣获第38界布鲁塞耳尤里卡世界发明博览会化妆品金奖。那一年日本富士电视台来北京拍摄专题片时,无意间发现了迷奇,促成了一股与今天相反的代购风潮。

  “因为还没有打通迷奇在日本的官方渠道,从1989年到1996年,日本消费者全靠代购购买迷奇。”刘宁说,当时迷奇高级神奇美容蜜出厂价3块6一瓶,带到日本就能卖到3300日元,合330元人民币,留学生带几瓶过去,就能赚回机票钱。

  1996年迷奇通过了日本厚生省的检测,通过日本代理商正式在日本销售。日本畅销的时尚杂志BEKKUNA曾将其作为鼎力推荐的护肤佳品,很长一段时间,迷奇品牌50%的销售都来自日本,整个海外市场更占到迷奇总销量的三分之二。

  据报道,在大宝品牌被美国强生收购之后,迷奇成为北京唯一的“真国货”美妆老字号。

  但可惜的是,2003年非典疫情打断了迷奇的日本通路。“亚美日化在北京,当时产品没办法出去,导致迷奇在日本市场被‘顶替’。”刘宁说,现在日本在售的“黄彩迷奇”、“星彩迷奇”并不是亚美日化生产的,因为早年没有保护品牌和专利的意识,真迷奇倒成了假迷奇。

  亚美日化只得快速转向国内市场,在王府井、赛特、友谊等北京高端商场开设专柜,销量并不理想,专柜一个个关停。刘宁表示,非典后的几年,亚美日化非常艰难,最惨的一年销售只有60万元,就卖了一万瓶左右的产品。

  幸好在2006年,迷奇入驻了淘宝,2007年迷奇网上销售额便达到800万元。在天猫的前身淘宝商城上线后,迷奇立刻开设了官方旗舰店,同时还有20多家授权经销网商。

  “很难相信一家国有制造工厂居然是第一批电商商家。如果没有淘宝,我们可能已经破产,迷奇也不复存在。”刘宁说。

  直到现在,一些日本消费者仍对二十年前的米奇念念不忘,坚持使用亚美日化生产的迷奇产品,但只能再次回归代购,托人从网上购买寄到日本。有日本经销商让亚美日化千万不要更换包装,因为老旧包装上的手绘牡丹,甚至有毛刺的瓶身,都能唤起一代日本人对迷奇的记忆。

  虽然迷奇的经营重心早已转向国内,但很多人没听过迷奇,也不知道这个“大宝”的兄弟有过一段辉煌历史。刘宁说,亚美日化30多年很少打广告。

  作为北京市民政局下属最早的一批福利工厂之一,亚美日化首要任务就是安置残障人士就业。目前亚美日化有200多名员工,60%是残障人士,其中九成为听障人士,而国内福利企业的申请标准要求残障员工占比为25%。

  “其实跟健全职工相比,听障职工在体力、劳动能力等方面没什么区别,而且不受外界干扰,专注度特别高。”刘宁说。听障职工主要在罐装、拧盖、贴标、装盒、质检、打包等岗位,都是比较基础的工作。

  增加收入,缩减成本是每一个企业都在思考的问题,从企业经营角度,更能看到亚美日化为了这些员工的生活不遗余力。为了保证岗位数量,亚美日化至今没有大量使用自动化设备。

  “120多名残障职工,如果上自动化设备,只留10个人就足够,按每个职工月应收收入6000计算,每月要多花66万元的人力成本。而且机器生产的线名职工一天的工作量。”刘宁说。

  因为亚美日化,很多残障人士有了体面的工作和生活,今年49岁的边月就是亚美残障职工的典型代表。

  边月小时候因高烧导致聋哑,长大后找工作困难重重,不是被拒,就是临时工作,极其不稳定,还要因为沟通不畅受到其他人的排斥。2008年边月进入亚美日化,工作终于稳定了下来。一晃12年过去,因为踏实肯干,她从普通职工升为班长,不仅收入增长很多倍,更从工作中收获了他人的认可和尊重。

  因为亚美日化,边月和同事们的生活更加丰富。跟边月一样,亚美日化的残障职工对能够用双手自食其力、创造价值感到幸运,也非常期待能有新的工作内容,接触更大的世界。

  在经营中,迷奇从来没有把企业特殊情况当成卖点。刘宁说,迷奇品牌的特色是成分天然,非常适合易过敏人群。

  正如迷奇的slogan“美在自然,贵在天然”,因为多使用天然成分,水也是医用级纯净水,迷奇很适合敏感肌。“迷奇有抗过敏专利,像烟酰胺成分1%起效,3%致敏,迷奇可以把过敏剂量的影响降到敏感肌可用。”刘宁说。

  由于缺乏营销,迷奇可能有很多产品被埋没。目前天猫旗舰店销量最好的“一夜倾城”系列,其实早在2007年就上市,结果十年之后,才通过口碑宣传慢慢火起来。

  在最欠缺的营销包装方面,亚美日化跟中外珐琅美术馆、首置文科等建立跨界文化合作,以文化给品牌赋能,让消费者重新认识京味国货迷奇。

  产品方面,亚美日化与菏泽牡丹产业有机种植基地建立战略合作关系,从源头到成品进行整体布局,凭借其牡丹提取物护肤应用的独家核心技术,从基础护理向专业护肤深度转变,在成分、产品线、包装和营销等方面对品牌进行全面升级。

  去年6月亚美日化启动了“指尖舞者”项目,培训聋人职工新媒体和电商技能。现在,28名聋人职工开起了自己的网络小店,通过直播或小视频“带货”,他们在工作之外的销售额达到20万元。

  “迷奇大部分产品都是残障职工生产,我们希望通过迷奇帮助更多残障人士,他们有更多收入,我们品牌影响力也有了提升。”刘宁说,残障职工多从事体力劳动,亚美日化在引导他们发挥更大价值。

  冯浩就是最早成为主播的亚美日化职工,去年双12冯浩在迷奇天猫旗舰店进行直播,得到了很多观众的鼓励,激发了他的工作热情,刘宁也对他的直播效果非常认可。

  冯浩说进入亚美工作,他的想法就是希望能有人乐意和他交流,直播也是他主动交流的尝试,看到大家的评论较高,他非常开心。

  在平时,冯浩也会制作短视频,很多视频都会搭上企业标识,在社交媒体主动宣传迷奇产品。不只是冯浩,亚美日化很多职工都是从特殊学校一毕业就到厂里工作,归属感特别强,愿意参与这样的宣传,为迷奇代言,也是为他们自己代言。

  对迷奇来说,失去国际市场仍是一个遗憾。去年迷奇通过线下出口的方式给日本经销商送去一批货,可今年因为疫情原因再次中断。

  亚美日化总经办主任王磊就很想再把迷奇品牌送出国门,可她觉得出海门槛太高,“我们自己没有运营能力,别说清关物流这些繁琐的工作,就是最基础的沟通,都是有问题的。”

  今年夏天,在亚美日化愁于出海渠道的时候,王磊接触了阿里巴巴国际站。“在北京的一场国际站峰会上,我看到了很多和我们一样的工厂,不会做外贸,也没有平台运营经验,但通过阿里国际站的平台支持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这些‘前辈’的成功给我们鼓了一次劲儿。”

  参会回来,王磊就把品牌出海计划做了汇报,之后,亚美日化成立了海外事业部,11月份迷奇正式入驻了阿里巴巴国际站。

  王磊说,她最看中是国际站的一站式解决方案,例如能在财税、物流上提供支持和保障,线上展会在疫情下也能接触外国经销代理,而且可以帮助迷奇品牌在国外社交媒体曝光,非常适合亚美日化零基础的情况,解决他们很多后顾之忧。

  “正常人做英语工作也有困难,有了阿里国际站强大的翻译功能,亚美日化的听障职工和健全人一样,也可以做一些国际站的运营工作。”刘宁说。很多听障职工学习能力很强,可以胜任线上的工作。

  “我们企业职工平均年龄47岁,这么一个老企业赶新潮并不是做做样子,而是一定要迈出一步。拥抱新媒体或者新渠道,不只是企业发展需要,也是推动企业结构年轻化的动力。”王磊说,当年迷奇在淘宝商城找到了生机,她希望通过国际站搭出一个新舞台,给亚美日化带来二次新生,让承载中国文化的老国货再次走向国际市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7 亚美am8国际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